“隐形冠军”与“工匠精神”
发布日期:2016-06-08                               打印本页
浏览次数:

隐形冠军”汇聚德语区国家

 

我们平时喝的饮料、用的洗发水和化妆品是什么牌子,想必大家都知道,但由于很少注意它们的包装,可能并不知道奥地利塑料包装生产商阿普拉公司这个名字。自1955年以来,阿普拉公司就是塑料包装行业最高水平的代名词,目前它已从一个家族企业发展为遍布全球40个国家拥有159个生产基地的国际知名企业,从业人员达到1万多名。阿普拉仅在中国就有6家基地、1400多名员工,可谓地地道道的“隐形冠军”。

“隐形冠军”是由德国管理大师赫尔曼·西蒙1990年首次提出的,指的是在某个细分领域做到全球领先但并不广为人知的企业。调查发现,大约55%的“隐形冠军”集中在以制造业见长的德语区国家——德国、瑞士和奥地利。

这些“隐形冠军”企业的共同特点是,拥有高素质的技术人才和工程师,有良好的技术传承,专注自身特色产品,注重创新研发,追求尽善尽美,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在某个细分领域扎扎实实、心无旁骛地耕耘,维护企业信誉、保证产品品质是企业文化的核心。

 

企业专注研发创新,有所为有所不为

 

在记者采访接触的奥地利企业中,研发创新是每位企业高层都会强调的字眼。

全球耐火材料巨头奥地利奥镁集团总裁弗朗茨·施特鲁策谈到公司成功的秘诀时表示,其实没有别的,就是不断改良和开发新产品。他说,奥镁每年销售收入的10%来自5年前还没有的新品种,公司有大约200名工程师,专门从事产品和技术研发工作。

奥地利赖夫艾森银行前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舍皮奇在谈到奥地利涌现的一大批“隐形冠军”时说,这些中小企业专注各自的领域,把产品做到最好。它们不断与客户沟通,询问他们的意见,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不断改进,力求完美。

奥地利奥特斯公司(AT&S)是全球领先的高端印制电路板制造商,公司总裁葛思迈说:“我们专注于市场细分后适合我们的领域,清楚我们不能做什么,哪些不符合我们的战略,有所为有所不为。”他举例说:“在一辆帕萨特汽车上,有200250HDI电路板,其中我们可能只在1020个电路板产品上有竞争力,如发动机控制系统、信息和娱乐系统、感应设备等,而车窗升降控制、座椅调整等其他系统我们不介入,其他厂家可以做得更好。”

 

学徒制是传统,“师傅”地位高

 

可靠的产品质量背后是高素质的人才。双元职业教育模式在德语区国家的教育培训体系中作用尤其突出,为制造业输送了大批高质量的技术人才。

双元职业教育一向是奥地利人的骄傲。大约40%的奥地利学生在完成义务教育后要接受2年到4年不等的双元制职业教育,而不是上大学。接受双元制教育的学徒,学习中约80%的时间被安排在工厂车间里,直接接触最新的技术并进行操作实践。

完成学徒培训后,学生接下来可以有多种多样的继续教育和职业选择的机会——可以成为某个领域的专业人才,可以进入管理岗位,也可以选择从事自由职业,而通过“师傅”资格考试则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

德语中,并没有“工匠精神”这一说法,“师傅”却是司空见惯的字眼。在柏林许多汽车修理铺的招牌上,都有大大的“师傅修理厂”的字样。一位奥地利朋友告诉记者,“师傅”并不是轻轻松松就能获得的资质,除了掌握专业知识,还必须受过经济领域的培训,以便能够独立经营。另外,只有拥有“师傅”资格才能培训和雇佣学徒。

为什么企业愿意花费人力物力接收和培训学徒?在奥地利经济教育研究所经理托马斯·马亚眼里,答案很简单:这在奥地利是一项传统。在奥地利企业、商会以及各个行业协会看来,学徒培训是企业的一部分,大约40%的奥地利企业家有学徒培训的履历。

 

职业技术教育培训体系成熟

 

在高等教育阶段,德语区国家应用技术大学的作用不可小觑,它和双元职业教育一起构成了完整的技术教育和培训体系。

中国驻德国大使馆教育处前公使衔参赞姜锋曾撰文说,应用技术大学是德国工程师培养的主力军,2014年德国从业工程师161万人中,2/3毕业于应用技术大学。尽管成立时间短,始创于1968年,但应用技术大学的发展速度在高等教育体系内是最快的。姜锋说,德国应用技术大学的主要特色是来自实践、面向应用。法律规定应用技术大学的教授要有5年经济界工作经验,而且要有3年承担领导责任的工作经历。还有大量的兼职教师,他们本身是企业里面的技术和管理人员,到学校里或在本企业内代课或指导学生。

奥镁公司有关耐火材料的基础研究,就是利用与莱奥本矿业大学、奥地利和德国其他高校的合作开展的,旨在产品改进和产品开发的应用研究则由奥镁公司自己的研发人员完成。奥镁公司180名研发人员中一半来自莱奥本矿业大学,拥有大约120个专利群,总共1000多项专利,每年申请的专利数量达到5060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