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考察军转工作回忆
发布日期:2016-09-07                               打印本页
浏览次数:

   

李宗周

   

  看到《转业军官》杂志的一篇文章,是关于外国军队军官退役情况介绍的,让我想起我在岗时出国考察军官转业工作的一段往事。

  1985年,邓小平同志代表我国政府宣告,中国军队将裁军百万,这一举措在全世界引起巨大反响。对于我们国内军转安置工作来说,意味着接受了一个艰巨而具有使命感的政治任务。为了落实中央的部署,全国上下、军地双方协同动作,尽了最大的努力,在三年内圆满地完成了百万裁军中近半数军官的转业安置工作。鉴于当时转业军官数量大,而且相对集中在一定时间内安置,对各方面的压力都是很大的。1988年,在当时改革大潮的推动下,军转工作如何改革,军地双方具体工作部门都在考虑,并成立了联合改革小组进行探讨。为了借鉴外军在这方面的工作经验,联合小组决定组织一个出国考察团。原拟出访法国和西德,并已征得有关领导机关的同意,只是时间需要往后推迟,于是改变计划去了匈牙利,并于当年初冬成行。

  考察团的军方人员由总政、总后和武警各出一位处长(大校军衔),翻译则由国防部外事局指派。地方上的人员由国务院军转办(即人事部军转安置司)参加二人。出访联络事宜由总参二部负责,我驻外使馆武官处具体负责接待工作,行程则由人事部外事司安排。从北京出发,飞经巴基斯坦到南斯拉夫落地,再转乘火车去匈牙利,全程共8天时间。

  到达匈牙利后,匈方国防部干部部门接待了我们,内务武警部队干部部参加了座谈。匈方向我们介绍了该国军队和军官退役的基本情况。匈牙利国小、人少,军队规模不大,军官转业数量也就较少,基本是实行军官职业化,团职军官可服役到59岁退休。退役转业到任何地方都予以安置,唯有需要退休在首都布达佩斯的得按次序排队等候政府建拨住房,这就不是等几个月的事了。访问期间,我们走访了退休的团职军官,了解他们的生活情况。这些人都能分到一个院落,面积虽不算大,却都有一个酒窖(储藏红酒),住房四间,还挺实用。生活水平应该在中等偏上。当时正值东欧剧变前夜,使馆还向我们介绍了该国内部政治情况。4天的考察都在首都,没有安排去外地。完成考察任务后从布达佩斯乘火车途经维也纳、东柏林到莫斯科,然后乘飞机回国。

  这次出访任务比较单一,在匈牙利和往返途经的地方都是使馆武官处安排食宿,双方也都没有互相宴请,考察费用按照标准,节约归己,没有额外活动,连布达佩斯的市容都没认真看过,只是去的时候途经贝尔格莱德休息时曾去附近大湖参观了一下。记得那个水面很大,几乎看不到对岸,风景优美,空气新鲜,特别是海鸥在湖面上成群结队上下飞舞,任意翱翔,特别好看,也十分有趣。算是领略了欧洲风情和异国大自然的景色。回程中到莫斯科机场已是深夜,机场内静悄悄的,乘客很少,我浏览了一下豪华气派的候机大厅,在当时来说,这确实堪称社会主义阵营最大的机场了。

  回国后我写了一个考察报告,有关的建议、设想已在口头上与总政治部干部部作了交流,从反馈中得悉,当时总政杨主任表示可以考虑。

  建议主要是依据军地有关同志和参考外军经验,实行军官职业化。也就是少提干、少转业,走精兵之路。具体的还建议师职干部不要转业,一直在部队干到退休。从后来的工作中看到,军队每年都要派出巡视组、督导组等,都需要职级较高的如师职干部参加,况且现在与战争年代不同,交通工具基本现代化,足能胜任此类工作。建议的出发点之一也是考虑到师职干部转业数量较大,有些甚至要降职使用,想做到人人满意确实很难。百万裁军之后,军队也已进行多次改革,现在中央和中央军委提出的重大改革决策中,把非军事机构和人员大量裁减或移交地方,立足于打大仗、打胜仗,以保卫国家安全,维护地区和平,这样,以后转业人数会趋于正常,转业工作常态化,可以把转业工作做得更好,有利于促进国防建设。

  上述回忆距今已近三十年,文中提到的设想与建议是否符合当时的国情实际并非重点,现在只是作为一件往事的记忆拿出来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