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开目录   |   公开指南   |   公开规定   |   公开申请   |   公开报告   |   公开联系方式
索 引 号:
717823004/2019-00334
分   类:
公开答复;提案答复;人社提字
发布单位:
就业促进司
发文日期:
2019年08月22日
名   称: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对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第0358号(社会管理类018号)提案的答复
文   号:
人社提字〔2019〕41号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对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第0358号(社会管理类018号)提案的答复
浏览次数:

人社提字〔201941

 

您提出的关于新生育政策下加强女性公平就业权利保障的提案收悉,经商财政部、卫生健康委、医保局、最高人民法院,现答复如下:

一、关于倡导育儿责任分担机制

由家庭成员共担育儿责任,完善社会分担育儿责任相关政策制度,对于缓解妇女育儿负担、提高妇女就业竞争力具有重要意义。卫生健康委会同相关部门,联合主要媒体积极组织开展相关宣传报道,并印发《关于“十三五”期间深入推进婚育新风进万家活动的意见》,通过宣传引导、优质服务和政策推动,营造夫妻平等氛围,促进夫妻共同承担家庭责任,不断提高社会性别平等意识。

国家一直高度重视女职工的生育待遇。劳动法规定女职工享受不少于90天的产假。2012年出台的《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在考虑我国国情并参照国际劳工组织公约规定的产假标准14周的基础上,将产假由原来的90天调整为98天,并规定女职工如果难产(包括剖宫产),增加产假15天。多胞胎生育的,每多生育一个婴儿,增加产假15天。产假是基于对女职工生育的特殊劳动保护,目的是为了使女性生育分娩后生理机能逐渐恢复到怀孕前的健康状态,以及恢复分娩时的体能消耗,其长短主要由恢复身体所需时间确定。

目前,我国法律法规没有设立“育儿假”。除了法律法规规定的女职工产假外,目前大多数地方在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授权下规定,符合计生政策的生育女职工还享受30-90天的奖励假,丈夫享有7-30天的护理假(男性陪产假),并明确工资待遇照发。目前我国劳动者每年除享有115天休息日、节假日外,还可以根据工作年限,享受5—15天的带薪休假,生育女职工可以将带薪年休假等假期与产假合并使用。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生育女职工的休假时间。

职工休假不仅涉及职工劳动报酬和企业用工成本问题,还涉及企业岗位人员空缺对生产经营的影响等方面。下一步,我们将进一步研究假期增加对用人单位人工成本、生产经营发展以及对女职工就业权益等方面的影响,推动修改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政策。

二、关于推行国家社会个人共同分担生育成本

关于通过政策性补贴等激励企业招用女职工。国家建立就业援助制度,对于就业困难人员,包括因身体状况、技能水平、家庭因素、失去土地等原因难以实现就业以及连续失业一定时间仍未能实现就业的人员,通过公益性岗位补贴、社会保险补贴等政策帮助其实现就业。符合条件的妇女可按规定享受相关补贴政策。企业招工是以其工作岗位需要和应聘者工作技能、职业素养决定的,不同行业、不同类型企业职工性别比例差异较大,若以招用女职工作为企业享受政策性补贴的条件,对于一些企业可能不公平,且操作上不好把握。我们将进一步研究正面激励政策,鼓励引导企业依法招用妇女。

关于将生育保险纳入社会统筹。根据社会保险法,生育保险基金通过用人单位缴费筹集,职工个人不缴费,女职工生育期间可依法享有生育医疗费用及生育津贴等待遇。因此,目前生育保险实行的即是社会统筹。

三、关于落实落细反就业歧视相关法律规定

党和国家历来高度重视维护女性平等就业权益,在劳动法、就业促进法、妇女权益保护法、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等法律法规中明确规定女职工享有平等的就业权,并对保障女性劳动权益作出规定。近年来,就业市场中针对女性的就业性别歧视现象仍时有发生,对妇女就业带来不利影响。 为解决就业性别歧视问题,我部会同全国妇联等部门开展专门研究,通过问卷调查、多方座谈、专家访谈、文献梳理等方式,广泛听取劳动者、用人单位、专家学者和“两会”代表委员意见建议,总结我国就业性别歧视的主要表现,分析成因,梳理世界主要国家经验做法,研究提出解决措施。在此基础上,我部于2019年2月会同教育部、司法部、卫生健康委、医保局、全国总工会、全国妇联、最高人民法院等部门制定出台了《关于进一步规范招聘行为促进妇女就业的通知》(人社部发〔2019〕17号,以下简称《通知》),进一步细化相关法律规定,明确各项工作要求。

该《通知》聚焦求职招聘环节,提出了用人单位和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开展招聘中的“六个不得”,即不得限定性别或性别优先,不得以性别为由限制求职就业、拒绝录用,不得询问妇女婚育情况,不得将妊娠测试作为入职体检项目,不得将限制生育作为录用条件,不得差别化提高妇女录用标准,明确了就业性别歧视具体表现。为保障遭受就业性别歧视妇女的合法权益,《通知》畅通了“三条救济渠道”。一是强化人力资源市场监管。要求用人单位、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不得发布含有性别歧视内容的招聘信息,违者依法给予责令改正、罚款、吊销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等处罚,并将相关信息纳入人力资源市场诚信记录,依法实施失信惩戒。二是建立联合约谈机制。根据举报投诉,对涉嫌就业性别歧视的用人单位进行联合约谈,开展调查和调解,督促限期纠正,及时化解矛盾纠纷,对拒不改正的依法进行查处,并通过媒体向社会曝光。三是健全司法救济机制。设置平等就业权纠纷案由,为遭受就业性别歧视的妇女提供法律援助和司法救助。同时,为支持妇女就业,《通知》还从加强就业服务、强化职业培训、帮扶妇女平衡工作与家庭、发挥生育保险保障功能、加强监察执法、依法及时快速处理相关劳动人事争议仲裁等方面提出了工作要求,并要求大力开展宣传引导。

    促进公平就业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领域广、难点问题多,需要社会各方付出长期持续的努力,逐步予以解决。下一步,我们将认真抓好《通知》的贯彻落实,促进用人单位依法规范用工,保障妇女合法权益。同时,逐步积累实践经验,完善相关工作机制,条件成熟后推动相关立法工作。

四、明确将就业歧视行为纳入监察范围

劳动法、就业促进法等法律法规明确了就业性别歧视监管的部门责任,但在实践过程中,由于一些规定还相对比较原则,为劳动监察部门开展相关工作带来一定困难。为此,《通知》中进一步明确,对用人单位、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发布含有性别歧视内容招聘信息的,依法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处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吊销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将用人单位、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因发布含有性别歧视内容的招聘信息接受行政处罚等情况纳入人力资源市场诚信记录,依法实施失信惩戒。同时,借鉴地方部门联合约谈的方式,明确要求建立联合约谈机制,由人社、工会和妇联对涉嫌就业性别歧视的用人单位进行联合约谈,开展调查和调解,督促限期纠正,及时化解矛盾纠纷,对拒不改正的依法进行查处,并通过媒体向社会曝光。

五、关于畅通就业歧视司法救济渠道

最高人民法院历来高度重视保障妇女公平就业权利。基于新生育政策下妇女公平就业权利问题凸显的情况,最高人民法院专门增加了“平等就业权纠纷”的民事案件案由。但是,基于侵害行为、损害后果证据认定困难等因素,通过司法救济的方式保护妇女公平就业权利力度还偏弱。下一步,最高人民法院将进一步深入调查研究,认真总结司法实践经验成果,加强对新生育政策下妇女公平就业权利的保障力度。

感谢您对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工作的理解和支持。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

2019年8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