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开目录   |   公开指南   |   公开规定   |   公开申请   |   公开报告   |   公开联系方式
索 引 号:
717823004/2019-00308
分   类:
公开答复;建议答复;人社建字
发布单位:
职业能力建设司
发文日期:
2019年09月13日
名   称: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7609号建议的答复
文   号:
人社建字〔2019〕231号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7609号建议的答复
浏览次数:

人社建字〔2019231

 

您提出的关于加强职业技能培训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建议收悉,经商教育部、财政部、国资委,现答复如下:

一、 关于放宽培训准入门槛,扩大培训规模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企业职工职业技能培训工作。党的十九大作出了建设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大规模开展职业技能培训,注重解决结构性就业矛盾的决策部署。近年来,相继出台《国务院关于推行终身职业技能培训制度的意见》(国发〔201811号)、《国务院关于印发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的通知》(国发〔20194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方案(2019-2021年)的通知》(国办发〔201924号,以下简称国办发24号文件)等一系列政策。在放宽培训准入门槛,扩大培训规模方面,有关部门主要开展了以下工作。一是扶持鼓励企业和社会力量参与举办各类职业教育,由政府举办为主向政府统筹管理、社会多元办学的格局转变。国办发24号文件提出2019年至2021年,持续开展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提高培训针对性实效性,全面提升劳动者职业技能水平和就业创业能力。三年共开展各类补贴性职业技能培训5000万人次以上,其中2019年培训1500万人次以上。二是国资委等6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的意见》(国资发改革〔2017134号),强调“继续发挥国有企业职业教育重要办学主体作用”。目前,全国共有职业院校1.23万所,其中企业和社会力量举办的职业院校约占三成,设立了62个职业教育行指委、教指委,基本覆盖国民经济各行业门类,全国组建1400多个职教集团,覆盖90%的高职和70%的中职学校,吸引约3万家企业参与。三是教育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联合印发《关于推进职业院校服务经济转型升级面向行业企业开展职工继续教育的意见》,引导职业院校增强职工继续教育的针对性、灵活性、开放性,到2020年,全国职业院校开展职工继续教育人次绝对数达全日制在校生数的1.2倍以上,承担职业继续教育总规模不低于1.5亿人次。同时,各普通高校也把培养多元化应用型人才作为继续教育的重要职责。四是中央财政多措并举支持企业举办职业教育。国家在实施职业教育实训基地建设计划、职业院校教师素质提高计划、现代职业教育质量提升计划等重大政策时,均涵盖企业举办的职业院校。在国家资助政策体系中对企业举办的职业院校学生一视同仁,符合条件的企业举办的职业院校学生可以享受相应的国家助学政策。在中央财政的引导和带动下,地方财政结合实际,也制定了相关政策措施,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奖励性补助等多种方式,积极支持企业举办职业教育,并按规定落实相关税收政策。关于您所提的放宽培训准入门槛和用好企业资源的建议,我国现行政策鼓励支持企业举办职业教育,广泛开展职业技能培训,公办、企业办、民办机构都是享受同等待遇。外资可以采取合作办学模式开展培训业务,国内现在有很多职业院校和培训机构都与国外学校有比较多的合作项目。比如教育部会同科技部启动中国职教骨干教师赴德培训项目,计划从今年开始连续五年选派“中国制造2025”相关专业领域的职业院校教师创新团队负责人和校长、骨干教师赴德培训,提升职业教育和培训水平,推动我国职业教育与国际接轨。

二、 着力用好企业资源,鼓励企业培训资源向社会开放

近年来,为发挥好企业培训资源优势,大力开展职业技能培训,我们主要开展了以下工作。一是大力开展企业职工技能提升和转岗转业培训。依托企业开展适应岗位需求和发展需要的技能培训,大力开展高技能人才培训,组织实施高技能领军人才和产业紧缺人才境外培训。二是支持企业兴办职业技能培训。支持各类企业特别是规模以上企业或者吸纳就业人数较多的企业设立职工培训中心,鼓励企业与职业院校(含技工院校)共建实训中心、教学工厂等,支持企业设立高技能人才培训基地和技能大师工作室,企业可通过职工教育经费提供相应的资金支持,政府按规定通过就业补助资金给予补助。三是坚持需求导向,围绕市场急需紧缺职业开展家政、养老服务、托幼、保安、电商、汽修、电工、妇女手工等就业技能培训;围绕促进创业开展经营管理、品牌建设、市场拓展、风险防控等创业指导培训;加大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新职业新技能培训力度。

下一步,我们将认真贯彻落实国办发24号文件精神,广泛组织岗前培训、在岗培训、脱产培训,开展岗位练兵、技能竞赛、在线学习等活动,发挥行业、龙头企业和培训机构作用,引导帮助中小微企业开展职工培训,为企业转型升级提供技能人才支撑。

三、关于调整技能评价标尺  

人才评价是人才发展体制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人才资源开发管理和使用的前提。我部高度重视技能人才评价工作,根据国务院“放管服”改革精神,按照《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和《关于分类推进人才评价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要求,研究改革完善技能人才评价政策措施,畅通技能劳动者职业发展通道。2018年底,我部印发《关于开展职业技能等级认定试点工作的通知》(人社厅发〔2018148号),依托企业等用人单位和第三方评价机构,开展职业技能等级认定试点工作,明确了试点范围、工作步骤、工作要求及时间安排。与此同时,加快开发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和行业企业评价规范。

四、关于健全奖励激励机制

为创新技能导向的激励机制,进一步鼓励辛勤劳动、诚实劳动、创造性劳动,增强生产服务一线企业职工对劳动者吸引力,我们主要开展了以下工作。一是推荐技能人才中的先进模范人物作为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人选,2018年中央企业从技能人才队伍中共计发展党员近3万人,中央企业系统在京代表团中有7名技能人才当选党的十九大代表,一批中央企业技能人才在全国、省、市总工会、青年联合会等群体组织中兼任重要职务等,增强了技能人才的政治荣誉感。二是探索技术工人长效激励机制。制定企业技术工人技能要素和创新成果按贡献参与分配的办法,推动技术工人享受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有关政策。鼓励企业对高技能人才实行技术创新成果入股、岗位分红等激励方式,促进长期稳定提高技术工人收入水平。三是一些地区放开高技能人才进城落户制度,比如,北京、天津、上海等大城市都相继出台了高技能人才落户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四是加强技能人才的荣誉激励。国资委在各级各类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等评选活动中,做到向技能人才倾斜,积极推荐优秀技能人才申报“中华技能大奖”、“全国技术能手”等各类荣誉称号,鼓励企业通过选树“大国工匠”、“时代楷模”,用高技能人才名字命名班级、大师工作室等方式,提升企业高技能人才影响力。

下一步,我们将指导企业完善制度措施,落实技能人才激励政策,有序推进企业技能人才评价制度,激励企业职工苦练技术增长技能,在企业成长成才。

五、关于不断优化政策导向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从失业保险基金结余中拿出1000亿元,统筹用于职业技能提升行动。各地坚持需求导向,围绕市场急需紧缺专业组织开展职业技能培训。近些年还出台一系列支持政策,要求企业按有关规定足额提取和使用职工教育经费,其中60%以上用于一线职工培训,可用于企业“师带徒”津贴补助。落实企业职工教育经费税前扣除限额提高至工资薪金总额8%的税收政策。推动企业提取职工教育经费自主培训与享受政策开展补贴性培训的有机衔接,探索完善相关机制。为减轻企业负担,经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决定,对产教融合试点企业兴办职业教育符合条件的投资,按投资30%抵免当年应缴教育费附加和地方教育附加。目前,财政部正在抓紧制定操作性文件,符合条件的企业都可以按规定享受政策。

下一步,我们将认真贯彻落实国办发24号文件精神,加大政策宣传力度,提升政策公众知晓度,帮助企业、培训机构和劳动者熟悉了解、用足用好政策,共同促进职业技能培训工作开展。

感谢您对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工作的理解和支持。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

2019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