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9日 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专栏>人社系统行风建设专栏>人物风采

“天棚元帅”孟克巴特尔:十万公里趟出草场“掘金”路

发布时间:2019-03-22 打印本页


浏览次数:

2017年8月,孟克巴特尔(中)正在介绍天棚村扶贫工作开展情况。

 

2018年7月,青海省海西州天峻县顺利脱贫“摘帽”。新源镇天棚村第一书记孟克巴特尔完成了工作使命,准备离开这个扎根3年的地方。

离别那天,村里在草原上举办了欢送会,全村200多人全都自发到来。朴实的藏民不舍孟克巴特尔,人人都准备了哈达,排队道别。

“书记,谢谢你让我们过上新生活。”一位又一位牧民紧紧拉着孟克巴特尔的手,声音哽咽。

蒙古族干部孟克巴特尔没想到能收获藏族同胞这么厚重的肯定。欢送会的最后,这位43岁的高大汉子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天峻县作为海西州唯一的纯牧业县,还是全州海拔最高的县。孟克巴特尔刚到天棚村时,语言不通,环境不适应,风俗不了解。3年过去,他已经能大概听懂牧民说的藏语,熟悉村里的每一个山沟和山坡,完全融入这个以游牧为主的藏族村中,带领天棚村退出重点贫困村,成为老百姓心里的“华吾才让”(藏语,意为“长寿的勇士”)。

取经——“10万公里,车的里程就是扶贫的足迹”

作为海西州人社局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主任,孟克巴特尔多年从事就业、职业技能培训指导工作。接到驻村任务,他心里有一点没底。

临行前,从镇党委书记任上退休的父亲为他精心准备了三页纸的“武功秘籍”,包括入户摸清哪些情况及数据、怎样和牧民打交道等基层工作经验。他略略定了心,“我要低调地去,高调地回,不辜负组织的信任。”

2015年10月,孟克巴特尔开车带上锅碗瓢盆和行李,向天棚村出发。报到后,他得知县里条件有限未能统一安排住处,便找了一间廉价出租房,购置些基本家具,安顿下来。

当时的天棚村已入冬,牧民们大多在牧区暂时安定下来。孟克巴特尔抓住机会,开始入户走访。

但走访后才知道,牧区里的“邻居”直线距离相隔5公里以上,10.5万亩草场中零散分布着69户人家,还有些住在帐篷或者山洞里。

于是,“天棚元帅”孟克巴特尔开始了他的漫漫“取经”之路。

摸到一户算一户。牧区地广人稀,草场交界又拉上围栏,孟克巴特尔经常看着房子近在眼前却进不去,绕个大圈终于进门,又发现牧民出去放羊了。他只好每日清晨跟着村干部出发,顺着草场一户一户地寻人,进屋见着人,就拉住聊半天。

孟克巴特尔的好搭档、驻村工作队队员李聪明,来自海西州人社局社保中心,是位藏族干部,入村便成为孟克巴特尔的“翻译”。

“一位蒙古族干部来藏族村,开展工作很不容易,不仅要敲开房门,更要敲开心门。孟书记他做到了。”李聪明说,每回入户宣传,两人就干起“老本行”,孟克巴特尔介绍就业、职业技能培训和扶贫等政策,他讲解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问题,让走访事半功倍。

走访一户人家花费大半天是常有之事。

早晨七点半,孟克巴特尔一行驶至山脚下,没有上山车道,只能选择徒步爬山。4600多米的海拔加上剧烈运动,高原反应来得很迅猛,不时跑来几只脱缰的藏獒,孟克巴特尔心里有些打鼓。

好不容易爬到山顶,眼前只见一个大山沟,“再坚持坚持,你看对面半山腰那个白色点点就是青却多杰家。”村主任东周才让拍了拍孟克巴特尔的背,宽慰他说。

孟克巴特尔趴在草滩子上喘气,心想都到这儿了,今天必须把这户人家走访到。

咬了咬牙,孟克巴特尔又继续前行,到达牧民家中已过下午两点。赶得凑巧,青却多杰家中有人。“你很有致富头脑,在村里得发挥起带头作用。”孟克巴特尔得知青却多杰是村里的大户人家,指点他平时多带动其他牧民开辟致富路子。

交流完情况,接近黄昏。孟克巴特尔驱车回城,路上又把白天外出放羊的几户牧民瞧了一遍。

这样的“寻人式”走访,一直持续到2016年夏天。孟克巴特尔从冬季草场走到夏季草场,分几批把69户牧民全部访完,心里有了数。结合贫困户认定标准,在村两委的配合下,通过牧民大会,村里确认8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并促成全村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参保率达到100%。

“取经”路上,孟克巴特尔还为牧民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2016年6月,孟克巴特尔在走访夏季草场时,发现转场的唯一通道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山区,道路坑坑洼洼,一侧是悬崖,牧民只能靠牛驼马拉徒步转场。

9公里的路,孟克巴特尔坐在村支书索科的车上,吓得心脏砰砰直跳。他们途中遇到大坑,还得下车搬大石头垫路才能摇晃着开过去。通过之后,孟克巴特尔脚软得撑不住身子,暗下决心要帮牧民们把“生计之路”修好。

孟克巴特尔以县财政局“一事一议”项目资金为目标,开始新的“跋涉”。一回生二回熟三回提需求,他把村里的难处一一道尽:“那条路我走过一次就吓得半死,老乡们转场时天天经过,不修好怎么能行?”

终于,2017年3月,经费批下来了。为了保证修路质量,孟克巴特尔劝天棚村致富带头人多杰申请项目,亲自监督修路进展。

“他经常跑上山来检查土压得实不实、路铺得厚不厚,还总打电话询问施工进度。”多杰印象很深。

从2015年10月进村,到2018年7月完成使命离开,近3年的时间里,孟克巴特尔的车从“新手”跑成了“老将”,“10万公里,车的里程就是扶贫的足迹。”

结缘——“扶贫需要社会合力,和企业交朋友比单打独斗强”

孟克巴特尔了解到,天棚村发展资源有限,光靠等项目等经费可不行,“扶贫需要社会合力,和企业交朋友比单打独斗强。”

在走访中,孟克巴特尔得知天峻县盛裕源储煤有限公司的驻地在天棚村,公司一直热心社会公益。他决定登门拜访,交个朋友。

“我是天棚村第一书记,想办个赛马会,丰富一下牧民的文化生活,同时和全村百姓正式见个面。”孟克巴特尔和公司副总常君炜交流了初步想法。

原来,天峻县是有名的“神湖之源、骏马之乡”,全村人人都酷爱赛马。从冬到夏,孟克巴特尔走遍了69户人家,但还是未能见到全部231位牧民,便想借赛马会拉近藏族同胞的心,把人聚齐认个脸。

打动人心费了点功夫。孟克巴特尔多次上门交流扶贫思路,并自掏腰包请常总喝了几顿交心酒,加上常君炜对孟书记半年来的工作有所耳闻,两位爽快的西北汉子终于成为了彼此认可的伙伴。

趁着牧民们还未转场,赛马会很快就办了起来。天棚村男女老少欢聚草原,孟克巴特尔除了正式在村里“亮相”外,还将中央扶贫新政介绍给大家。

“孟书记是个能站在我们的角度,为我们考虑的人。”藏民们通过孟克巴特尔不大利索的藏语,看到了他那颗质朴热诚的心。

2016年底,村里8户贫困户有机会享受易地搬迁政策,住进天峻县集中安置点小区。“房子这么棒,但屋里什么也没有。国家扶贫政策这么好,贫困户搬进新房,会不会又因为置办家具返贫?”孟克巴特尔看过房屋后,又找常总帮忙。

听到企业愿意出8万元为贫困户购买基础家具,孟克巴特尔激动地当晚做梦都乐醒。

搬家那天,贫困户们高兴坏了,“只有我们村配了家具,多亏有书记!”

因女儿常年卧病在床而家中积贫的洛太加,感动地留下热泪,“我闺女一直想住进县城的大房子,可算圆了她的梦。孟书记还给我介绍了工作,我会努力让家里生活变得更好。”

和“有钱朋友”一道,孟克巴特尔还促成一段“姻缘”。

天棚村作为纯牧业村,长期存在“支部跟着书记走”的流动状态,没有规范的阵地,没有固定的党员活动地点,甚至连党费缴纳都由村支书个人垫付。

“全村党费加起来也就一百来块,我交了就行。”看着村支书索科从兜里摸索出现金和支部印章,孟克巴特尔意识到不能再这样“流离失所”下去。

牧区大归大,偏就很难找到一处可供办公的地方。犯愁的孟克巴特尔,又去找常总沟通了难处。

没想到,一拍即合。碰巧盛裕源公司也想在企业内成立党组织,孟克巴特尔便提出了村企联建支部的想法。

“行,我给你腾两间办公室,一间作为村支书办公点,一间当党员活动室。”常君炜再次雪中送炭。

支部联建的想法得到了县委组织部的认可,孟克巴特尔又争取到2万元筹建经费。带着喜讯回村,孟克巴特尔又是购置桌椅,又是制作标语和展板,把党组织阵地打造起来,还规定每个月8日为党员活动日,给党员上党课、传达中央精神和政策文件。

“以前村里哪些人是党员都记不清。现在归属感和责任感强了,我们不仅能第一时间领会党的精神,还能给别的牧民当老师了!”老党员才叶合加感慨道。

造血——“我要对国家资金负责,让牧民真正享受到收益”

要想实现稳定脱贫,发展产业是硬办法。孟克巴特尔深谙此道。

天棚村德阳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从2014年开始运作,致富成效并不显著。孟克巴特尔到村时,入社数不到20户。

提升入社率成为当务之急。其中,孟克巴特尔最关心的是,8户贫困户必须入社。

村里的贫困户都是无畜户,家中草场面积不大,均低价出租给亲戚或朋友。得知这一情况后,孟克巴特尔立刻找村支书索科商量对策。

索科坦露了难处:“被低价租走的草场怎么收回?张不开口啊。”

“贫困户的事情最要紧,有什么张不开口的,不好说的我去做工作。”

孟克巴特尔先去贫困户家了解情况,介绍入股合作社的好处。“你们家没有牲畜,草场现在一年3000元租给别人,还不如将草场折合股份入股合作社,不用自己打理,每年平均分红过万元。”

说通贫困户后,孟克巴特尔又找到低价租走草场的人,“你们不要占贫困户的便宜,不要让他们的生活雪上加霜!”

忙活了一圈,终于将8户贫困户都吸纳进了合作社。孟克巴特尔又开始对持观望态度的牧民“下手”。

入户走访、村里开大会,孟克巴特尔都多次强调入股合作社的优势。有些牧民家中草场和牲畜资源比较丰富,担心入股合作社后自己的利益会受损。孟克巴特尔给他们算了一笔账:“你家草场和牲畜全部流转给合作社,合作社草场面积变大,牲畜存活率高,能卖出更好的价钱。除了每年稳定的分红之外,如果你参与合作社的工作,光是放牧员一年还有2万元工资。”

磨破了嘴皮子,总算说服了不少人。而入股的牧民尝到甜头后,都选择续约,又吸引更多牧民入社。如今,全村已有60户入股合作社,入社率达86.9%。

2017年,天棚村争取到县扶贫办的50万元产业发展资金。在村两委会和合作社理事会上,针对“怎么用钱”起了争执。

“拿钱去西宁买个铺面,坐着收租吧。”

“买柴达木福牛,收益高。”

“买藏系母羊,成本低,周期短,收益稳定。”

孟克巴特尔深思熟虑后,决定选择购买藏系母羊。因为天棚村草场面积不占优势,福牛胃口大且养殖周期长,风险较高,而藏系母羊一年就能有收益,羊食草相对较少也有利于草畜平衡、细水长流。

为了统一思想,孟克巴特尔反反复复地开会,给大家灌输理念,“我也想一口吃成个胖子,但我要对国家资金负责,让牧民真正享受到收益。”

做通了思想工作,合作社购入833只藏系母羊,第二年的收益证明,决定是对的。三年时间里,孟克巴特尔踏破了县扶贫办、财政局、畜牧局、玉舟联合合作社的门槛,累计为村集体经济注入发展资金548万元,为村里争取下来90平方米牧区办公点、4460米新围栏和25个畜棚。截至2017年底,合作社年产值162万元,集体经济营业性收入159万元,入社的贫困户年均收入超1.2万元。

眷恋——“不再是第一书记,但永远是村里的荣誉社民”

不会说藏语,却在藏族村一扎三年并带领牧民脱贫致富?回州里工作后,孟克巴特尔经常面对好奇的目光。

孟克巴特尔自有办法。一入村他就找到驻村工作队队员阿切冬梅。“冬梅,你家儿子一年级的藏语书还在吗?能不能借我学习一下?”

工作之余,孟克巴特尔总抱着藏语书学习,遇到不懂的地方就找冬梅或李聪明指点。熟悉藏语拼写后,孟克巴特尔尝试在开大会前用藏语说开场白,入户时和牧民说几句藏语交交心。

“我有时候提醒他,刚刚哪里说错了。他总乐呵呵地跟我说,说得不好牧民对我印象就更深了。”冬梅看到了孟克巴特尔殷切融入藏民的心。

“心贴得近了,语言不是问题。”新源镇镇长王生斌佩服孟克巴特尔,“经常看到牧民们拉着他的手说话,即使知道他不能完全听懂,但依然全身心相信他。”

对待村里的失独老人和空巢老人,孟克巴特尔就像对自家父母一样,隔三差五来看望,带点东西塞点零用钱,陪着说说话。村民杨金的儿子前年因病离世,只剩下老人孤苦伶仃一人,老人在家犯了脑血栓,幸好孟克巴特尔发现得早,开车翻山越岭带老人到县里就医,并垫付了全部医药费。

带着三个孩子改嫁的周毛加是孟克巴特尔最操心的一位贫困人员。回到海西州人社局工作后,孟克巴特尔还时常给村团支书多杰打电话,“有时间你替我去看看她家,有任何需要跟我说,我在微信上给你打钱,你去买。”

离开天棚村后,孟克巴特尔把最宝贝的两样东西珍藏进办公室柜子里,是天棚村给他颁发的“荣誉社民”的证书和奖杯。“我已经习惯喊天棚村为我们村,虽然不再是第一书记,但永远是村里的荣誉社民,彻底成了一家人。”

三年时光匆匆,等孟克巴特尔回到家,曾对他心怀怨气的女儿已经懂事,把他当作英雄,“我爸爸是第一书记,帮村民脱贫致富的!”

在孟克巴特尔心里,这和临走时被牧民兄弟披上的每一条哈达一样暖心。(谢小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