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士元:“放心队长”撑起劳动权益“保护伞”
发布日期:2019-07-25                               打印本页
浏览次数:

“您好,这里是丰台区劳动保障监察队。”

这句寻常的开场白,苏士元已经说了24年。

从正值壮年到两鬓微白,苏士元始终坚守在一线窗口,接访、巡查、维权。他曾经通宵连跑几个案发地处理群体事件,也曾在寒冬腊月蹲守工地10多个小时帮62名农民工讨回数十万拖欠工资,“看着农民工数上钱,个个乐开了花,我心里就特踏实。”

这些年来,北京市丰台区劳动保 障监察队执法办案效率和服务质量提升了,投诉举报案件和群体性突发事件的数量下降了。这一切的变化,都离不开苏士元这个“放心队长”。

农民工的“守护神”

今年春节前,20多位农民工灰头土脸地来到丰台区劳动保障监察队,投诉建筑公司拖欠工资25万余元。

正值年关,农民工们穷得连回家过年的车票都买不起,问题不妥善解决很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苏士元立刻联系建筑公司负责人,但对方咬定给不出那么多钱,一时未能谈妥。

深冬的北京,寒风瑟瑟,农民工们衣着单薄,蹲在路边不肯离去。苏士元上前苦口婆心地劝:“老乡们,都先回住的地方吧,明天上午你们派代表过来,我把你们负责人找来再协调一次,一定帮你们争取到钱。”

当天晚上,苏士元又给建筑公司负责人打电话再三重申欠薪的严重性,并提出了多种付款方案,好说歹说对方才有些松动。第二天一大早,公司负责人依约前来,在苏士元的协调下,和农民工代表达成共识,承诺两天内到监察队以现金方式结清工资,20多位农民工终于能安心踏上回乡之路。

“像这个事,只花了一天时间解决,还是比较顺利的。遇到案子复杂,在工地里一待就是七八天。”主动办案、不拖不等是苏士元一直以来的办案态度。“农民工到我们这儿投诉,也许他要的是救命钱,一分钟都耽误不起。”

监察队的办公区很简陋,不足20平方米的接待室,大门始终敞开。和其他接待大厅不同的是,负责接访的不是普通监察员,而是监察队的领导班子。

原来,因为监察员水平参差不齐、分片不清等问题,过去接待满意率和办案效率一直不高。思虑再三,苏士元决定改为队领导轮流接访,亲自上阵一线。只要办公室的监控视频显示有群体来访,苏士元就会立刻下楼亲自协调,不是当值的日子,他也会留在接访室,等最后一位来访的劳动者离开再下班。

“到我们监察队来的农民工比较多,有时候着急,一进门就跪下了。”苏士元清楚,解决农民工欠薪问题得越快越好。投诉举报立案后,按规定需要有一定时间进行审批调查取证,为了能尽快给农民工解燃眉之急,苏士元要求大家都尽量当场与涉事用工单位联系,即时调解,争议较为复杂的,再立案调查。

“其中有一半以上的问题能当场解决,立案量逐年下降20%。”在苏士元的带领下,丰台区劳动保障监察队的治欠保支工作在全市遥遥领先。

用工单位的“解铃人”

“舒总,队里来了个你们公司的保安,说是离职后想要回少发的工资,你方不方便过来一趟?”听完来访者的叙述,苏士元轻车熟路地给华信中安集团人力资源总监舒立成打了个电话。

在监察队接访室的桌上,有一张联络表,记录着丰台区五大保安公司人事工作负责人的联系方式。针对保安行业人员流动性强、涉及劳资纠纷案件量大的情况,苏士元牵头建立起监察队与保安公司之间的沟通长效机制。

“苏队一手托两家,很好地成为了‘解铃人’,让我们不仅能积极主动高效地化解冲突,还发现并解决了很多平时忽略的管理问题,挽留了人心。”舒立成介绍,沟通长效机制建立以来,公司的员工复职率从原本不足10%提升至40%以上。

很多纠纷,一个电话就得到解决,很多风险点,一趟巡查就实现预警。对企业而言,苏士元是他们合法合理用工的“警铃”。

“苏队,我们发了加班费,但还是老有员工对加班提意见,咋办呀?”北京西南物流中心有限公司人资负责人王艳玲苦恼许久,上门找苏士元求助。

“你们每隔一段时间来大单子就加班到深夜,不如申请综合工时制。”苏士元立马“对症下药”。新工时制建立起来后,苏士元不放心,还经常到企业巡查,上门讲政策,帮企业检查劳动合同的条款,提出企业做得不到位的地方。

“苏队经验丰富,总能一眼瞧出问题,有他给我们把关,心里特有底。这几年,我们基本没啥劳资问题,偶尔有一两起,来苏队这儿一趟就顺利解决。”王艳玲聊起苏士元,满脸佩服。

有求必应的“老黄牛”

除了分内职责,苏士元还管过不少“闲事”。

有时候,一些勤工俭学的大学生遇到欠薪问题,也选择来劳动保障监察队求助。其实因勤工俭学而引发的纠纷并不属于劳动监察管辖,但苏士元还是尽力服务,帮忙打电话给涉事用工单位协调沟通。

“我想着孩子们还没真正工作,希望能把社会好的一面展现给他们,而且不过一个电话的事儿。”苏士元的接待态度总是很和蔼,笑起来眼角弯弯,毫无距离感。

在监察员丰宗新看来,苏士元对服务对象是有求必应。“别小看这一个电话的事儿,老苏有时候能连续打好几天反馈电话,哪怕不归我们管辖,也会告诉他们找谁能解决。”

即使是下班时间,对于苏士元来说依然是服务群众的时间。前些日子,苏士元在食堂吃过晚饭,习惯性地回单位溜达,便接到丽泽商务区出现农民工聚集的电话。伴着夜幕,苏士元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当晚就快刀斩乱麻,协调劳资双方达成协议。

“对苏队来说,24小时都是工作时间,我们也跟着干得起劲。”刚工作几年的监察员赵云备受感染。

在同事们眼里,苏士元是个“见了荣誉就让,见了困难就上”的人;在服务对象眼里,苏士元是个“放心队长”,有问题找苏队,准能有解决办法。谈起自己,苏士元格外内敛,“我只是尽了应尽的职责,做着普普通通的工作,每天如此而已。”

成堆的表扬信全都压在了箱底,纷至沓来的锦旗也都被收进柜子,苏士元在手机里翻找许久,找到一条让他很受鼓舞的短信,是一位曾上门求助讨薪的小姑娘发来的:“没想到我只是打了个热线电话,问题就解决了,效率还特别高,真的特别感谢您!”(谢小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