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国际组织人才信息服务 > 在华国际组织

重启中国经济:鼓励“爱存钱”的中国人掏出钱来消费

发布日期:2020-06-17 来源:国际司 浏览:
世界银行6月8日发布的2020年第6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指出,新冠疫情可能将使全球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为严重的经济衰退。受此影响,中国今年的经济增幅可能仅为1%左右,与2019年的6.1%相比下降4.9个百分点,是过去40多年来的最低值。
在报告发布前夕,世行中国局局长芮泽(Martin Raiser)接受了联合国新闻的采访, 就如何助力中国经济实现更加健康、绿色和可持续的复苏给出了建议。
 
世界银行中国、韩国和蒙古局局长芮泽。
世界银行中国局局长芮泽在接受联合国新闻采访时表示,今年第一季度,疫情和防疫限制措施使得中国的产出大幅下降、工厂临时关闭造成出口骤减,但从第二季度开始,随着疫情得到控制,管控措施放开,生产活动正在逐步趋向正常。
芮泽:“应该说,中国发生疫情的时间较早,但得益于自一月底以来所采取的强有力的公共卫生措施,疫情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得到控制,新增感染者人数很少,也让工作和出行等领域的一些限制得以从三月中旬开始逐步放开。
大多数研究显示,目前中国企业的复工程度在87-88%左右,甚至可能达到90%。可以说,在二月和三月上旬,大批工人滞留原籍地,无法返回工作岗位,以及出行限制影响物流运输的阶段已经过去,经济供给侧的情况已经基本回归正常。”
 
新冠疫情得到控制,管制部分放开后,居民戴上口罩重回深圳罗湖东门老街。
完善社会保障
让百姓更加愿意消费
但芮泽同时表示,“生产出来这么多东西需要有人来买,是中国目前面临的主要挑战”。世行也在《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提到,目前中国的企业仍然面临资金短缺和需求疲软的挑战,复苏势头有多强劲尚未可知。
芮泽:“虽然四、五两个月的贸易数据、出口表现超过预期,但在全球经济下行的背景下,海外出口能否继续维持还存在疑问。而在国内,许多人因为疫情损失了几个月的收入,在恢复疫情前的消费水平方面仍然相当谨慎,因此需求不足是目前最大的问题。”
要在疫情尚未过去之时,鼓励“爱储蓄”的中国人掏出钱来消费,似乎并不容易。芮泽表示,“解封”对需求的刺激有限,更重要的还是增加社会保障领域的支出,提振消费者信心,减弱预防性储蓄动机,对于生活水平相对较低的群体而言更是如此。
 
世行全球经济展望图表:中国采购经理指数走势。
芮泽:“中国的储蓄比例历来很高,而且不同于其他国家,不仅收入宽裕的人储蓄——这一点世界各地都一样,就连经济拮据,一般认为几乎没有能力存下钱来的群体,也会把一点一滴的资金都节省下来。
有相当多的证据显示,他们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因为一旦生活陷入困境,虽能从政府那里获得的支持,与一些福利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相比,仍然较为有限,中国的社会政策仍在逐步调整的过程中,所以才必须未雨绸缪,以备不时之需。
因此,如果中国能够加快建立和完善社会保障体系,让民众知道,一旦遇到困难,可以享受到社会保障待遇,或者就算没有北京户口,退休以后也能领到养老金,那么百姓,尤其是低收入群体,就不再需要留出那么多的预防性存款。
这并不会改变中国作为高储蓄国家的现实——大多数亚洲国家都是如此——但却能够在目前的情况下,减少百姓的后顾之忧,从而促进消费重启。”
 
世行全球经济展望图表:中国百城平均高峰拥堵指数。
芮泽表示,近期中国多个地方政府发放“消费券”,也是刺激需求的另一种有意义的尝试。
芮泽:“如果发放现金,那许多人可能只会把领到的钱存起来,但假如发的是必须消费才能兑现的代金券,就有了直接鼓励消费的机会。我们还没有足够的数据来充分评估该项措施的效果,但这至少表明,地方政府显然正在积极思考如何应对需求不足的问题。”
结构性改革
让私营企业更有信心投资
芮泽表示,与一些国家和地区可能要等到2021甚至2022年才能“恢复元气”相比,中国的收入和国内生产总值预计在今年年底就能重返正增长。对中国而言,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保持良好的增长势头。
芮泽:“在疫情之前,主要依靠出口的增长模式已经难以为继,因此,从出口拉动向更加倚重内需驱动的增长模式转型必须继续推进。与此同时,我们发现中国扩大内需的重点放在政府公共投资,成了一种趋势,而这种模式到了一定时候就会出现收益递减。
因为一个国家所能建设的道路和桥梁数量是有限的,政府所能做的事情是有限的,最终还是需要依靠私营部门来带动增长。说得简单直白一点,现在的中国的公路、桥梁、铁路和基础设施已经达到了发达国家的水平,但在私营部门的资本和投资方面,还处在中等收入国家的水平。
 
世行全球经济展望图表:中国30个大中城市商业地产销售额。
因此,如何动员和鼓励私营部门进行投资,如何让私营部门有信心增加投资,是中国维持长期增长势头的最大挑战。”
芮泽表示,要提振投资信心,就必须进一步推进经济学家所说的“结构性改革”,为私营部门创造公平的市场环境:“举例来说,必须让私营部门清晰地感到,国有企业不会在竞争中获得额外的优势,自己不会受到区别对待;一旦与国有企业发生纠纷,可以依赖法律保障,通过法院维护自身权益;能否获得贷款,靠的不是私人关系,而是有没有出色的商业提案。”
芮泽表示,最近六七年来,中国在这方面已经宣布了多项重要改革,但落实的情况比预期要滞后一些:“中国能否充分复苏,重回疫情开始前的增长势头,将取决于能否解决这些长期的结构性问题,如果上述的一些措施能够得到落实,再加上之前提到的社保体系完善,或许就能让消费者成为新一轮增长的驱动力。
 
世行全球经济展望图表:中国工业利润和收入。
而这同时也有助于缓和国际贸易领域的紧张局势,如果中国不是试图通过出口来解决国内经济困难,贸易伙伴就更容易将中国视为一个重要的市场,而非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对手,贸易摩擦自然也会减少。”
可持续经济转型
让公共财政支出更加绿色
世行在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提到,中国政府已采取了一系列金融和财政措施,以缓和疫情所造成的经济冲击,包括注入流动性、减税,增加大约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2.8%的紧急医疗和福利支出,以及批准中央和地方政府发行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2.6%的债券等。
芮泽表示,和许多其他国家一样,中国正采取公共财政激励措施来应对疫情所带来的经济下行,而这也为经济向更加可持续转型提供了契机:“经历过疫情,大家都渴望在未来避免类似的全球性危机,而气候变化就是其中之一。因此,疫情可能加速各国征收碳税的脚步,对于中国的出口企业,尤其是面向欧洲的出口企业而言,假如不能满足低碳环保领域的要求,就有可能遭到市场淘汰。
 
罗马尼亚等国家正在利用绿色能源来实现低碳发展。
通过节能产业、环保公共建筑、提高能源效率、增加市内绿化和治理河流水道等‘绿色公共投资’,不仅能创造就业、刺激经济,同时还能促进中国经济变得更加绿色和可持续,增强气候变化抵御能力,并让中国在相关的国际讨论中处于有利的地位。”
(来源 联合国)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