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国际组织人才信息服务 > 国际职员风采

中国维和警察苏东旭:生死时刻 无怨无悔!

发布日期:2019-12-03 来源:国际司 浏览:

联合国维和警察

在全世界最危险的地区,每天有近万名联合国维和警察在执行巡逻任务,防止暴力发生,支持东道国执法机构能力建设,恢复并维持法律秩序和社区安全,在冲突中和冲突后地区加强和重建安全。

联合国塞浦路斯维和部队(联塞部队)代理警察总监苏东旭,是一名为联合国服务了18年的中国维和警察。在今年“第14届警察周”会议期间,他接受了联合国新闻的专访,向我们讲述了那些不为人知的默默坚守与“生死时刻”……

维和警察全系统服务

作为亚洲、非洲和欧洲的十字路口,孤悬在东地中海的“爱神之岛”——塞浦路斯,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自1960年独立以来,世代居住于此的希腊族人和土耳其族人长期存在隔阂,多次发生冲突,1974年爆发内战导致塞浦路斯南北分裂并持续至今。

自1964年联合国在塞浦路斯部署维和行动后,维和警察便驻守在此,防止希、土两族冲突进一步升级,推动局势正常化并推动塞浦路斯问题最终得到解决。

“爱神之岛”塞浦路斯

苏东旭介绍道,联合国目前的授权任务是负责缓冲区的安全。如今,这里共驻扎着来自15个国家的69名联合国维和警察,每天,他们主要的工作就是在缓冲区内进行巡逻,监督停火,协助当地政府恢复法律和秩序,向双方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我们做的比较多的是社区警务。我在协调一个针对犯罪问题的两族共同技术委员会的工作,协助他们交换犯罪信息,然后共同打击犯罪,让两个社区的老百姓都能从中受益,不让罪犯轻易地逃脱,促进他们的合作。”

联塞部队图片 | 联塞部队代理警察总监苏东旭(右二)与维和部队在塞浦路斯缓冲区巡逻

在很多人眼里,维和警察与维和部队都是头戴蓝盔、身着制服的维和人员,可能并不清楚两者的分工。苏东旭指出,维和警察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比部队稍晚一些,但其发展的广度和维度实际上远远超过维和部队。

“维和部队从最初部署的第一项任务起到现在没有太大变化,主要是监督停火。维和警察最初任务也是监督停火,后来逐渐发展到巡逻、报告,以及对当地警察能力建设提供支持。”他表示,过去在东帝汶、科索沃等任务区,维和警察就等同于当地的警察,“因为当地没有政府制定具体的执法任务,这是一种形态”。

联合国维和图片 | 一名中国维和人员正在工作

苏东旭表示,联合国维和警察越来越被视作整个联合国系统的服务提供者,不仅对维和任务区、特别政治任务区提供专业支持,对联合国各个机构,包括一些会员国、地区性组织等都提供支持。“目的就是预防和制止冲突,在维和行动开展之前让冲突消失在萌芽状态中。”

他提到,维和警察对会员国提供能力建设方面的支持就是其中一个例子。“比如大选,往往要进行利益重新分配,所以很容易触发武装冲突。我们现在把预防工作做到前面,预见某个国家比较脆弱,就对其执法部门进行专门的安全培训,保障大选顺利进行不发生战乱。”

联合国驻华办事处 | 中国警察在中国维和警察培训中心

无上荣光:中国维和力量

联合国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7月,在联合国9个维和行动、2个政治特派团和联合国支助荷台达协议特派团中,部署了来自81个国家的9930多名维和警察。1990年以来,已有129个国家借调男性及女性警察到联合国工作。

中国首次向联合国任务区派出维和警察始于2000年1月,15名维和警察从全国160多万名警察中脱颖而出,奔赴了陷于动荡和暴乱之中的东帝汶。

苏东旭为东帝汶警察授衔

2001年10月,还在天津市公安局工作的苏东旭成功通过联合国外语、射击和驾驶技术等各项 “突然死亡式” 甄选,加入了这支队伍。

对于“维和初体验”,苏东旭坦言,在告别自己的祖国和家人、奔赴世界最危险的前线那一刻,“心情很激动,也不无惆怅和担忧,不过更多的是一种使命感”。

“我加入的时候这个任务才刚刚开始,大家对此并不熟悉。但祖国实力不断加强,作为中国警察,我们也想反馈国际社会,对和平与安全做出更大贡献。我们是肩负了一种非常大的责任感去参加的这项任务。”

 

联合国驻华办事处图片 | 中国维和警察

他表示,虽然中国警察基数比较大,但当时语言能过关的少之又少。“国家要在维和方面承担更多的责任,那么作为个人,我有这方面的优势就应该站出来,去履行自己的职责。当初确实没有考虑太多个人安危之类的问题。”

他还提到,第一批警察派出前都给家里人写了遗书。“当然,后来局势没有发展到那种地步。我们对情况了解得越多,从生理上和心理上也就准备得更充分。”

至今为止,中国公安部已先后向东帝汶、阿富汗、波黑、科索沃、塞浦路斯、利比里亚、苏丹、南苏丹、海地9个联合国维和任务区共派出维和警察2600多人次,是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中出警最多的国家。

联合国图片 | 中国派出第五支驻利比里亚维和警察防暴队

2018年3月底,联合国在西非国家利比里亚结束了十多年的维和行动。中国派出的第五支驻利比里亚维和警察防暴队直到任务最后一刻才撤离,利比里亚总统乔治·维阿亲自前往机场为他们送行。对此,苏东旭感到无比自豪。

“这很少见,可以看出其重要性,联合国警察在很多和平进程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并且得到了认可。我们在该任务区执行了一些关键任务,并对当地警察,特别是在处理群体性事件和一些能力建设方面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支持。这是中国维和警察对世界和平做出的贡献。”

中国维和警察在撤离利比里亚途中与家人通话

“生死时刻” 无怨无悔

作为维和警察,伴随光荣和责任的往往也是猝不及防的危险。苏东旭表示,2004年9月12日,被部署到阿富汗刚一个月的他就几乎经历了一次 “生死考验”。

“那是个周末事件。当时是在西部地区的赫拉特城,突然就发生了骚乱,而且是针对联合国的。最后的结果是联合国在这个地区的大部分办公室都遭到了攻击,我们这个任务区的地区总部整个都被烧了。”

联塞部队代理警察总监苏东旭在阿富汗

据他回忆,当时暴徒冲进办公室,整个联合国地区办公室只有他一个是穿制服的。尽管他和其他民事人员一样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件,但凭借过去的专业培训,他按照联合国的安全规则开展了紧急工作。

“首先当然是保护好自己,把防弹衣、头盔等防护装备(穿上),公安部在派出之前都给我们配好了。然后组织当地民事人员撤退到地下室,随后马上联系当地警察,以及当地各国的驻军来协助我们。之后当地的一些北约驻军把我们营救了出来。”

阿富汗特派团图片 | 战乱中的阿富汗

苏东旭形容,那些惊险的场面就像在演好莱坞战争大片。“整个车队没有一辆车的玻璃是完整的,全被攻击了。因为我及时组织他们撤退,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从袭击中“死里逃生”后,其他国际雇员都已撤离,但苏东旭和其他两名制服警员以及一名文职人员仍坚守在阿富汗,确保该国历史上首次总统大选如期、安全举行。

“这次骚乱看似是一次偶然事件,实际是经过精心策划的。如果这个省或地区没有举行(选举),整个(大选)就失败了,对(阿富汗)和平进程和民主化进程都是很大的打击。”

他们的坚持确保了那次大选成功举办。虽然阿富汗目前尚未摆脱战乱,但这是它从长久无序的战乱过渡到有合法政府阶段的关键一步。

苏东旭和阿富汗警察在一起

苏东旭先后在东帝汶、阿富汗、索马里、利比里亚、塞浦路斯等任务区都任过职,也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和意大利布林迪西的联合国全球服务中心工作过。像每一名维和人员一样,多年辗转各地让他无法随时陪伴家人,尽管有遗憾,但他表示“无怨无悔”。

“出门在外,肯定要做出牺牲,必须要平衡。你既然选择这项事业,家庭、个人可能都会受到一些影响。但我觉得在大局面前,要讲求这种自我牺牲。(我们)都是为了和平事业,能多一份力,我觉得家人也都能理解。”

苏东旭在意大利布林迪西的联合国全球服务中心工作

他提起了那些牺牲的战友。“我们很多维和部队、警察的战友在行动中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与他们相比,我们还是幸运的。海地地震,我们牺牲了八位同志,当时我在纽约总部工作,亲身经历了这件事。”

他说,现在依旧缅怀先烈,更重要的是,“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

(来源 联合国)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